窗外,蛙叫之声此起彼伏,惊醒了迷糊中的向白薇。

  她似乎还能感觉到身体被卡车撞飞瞬间传来的剧烈疼痛,骨裂声清晰可闻,血液从口鼻处喷涌而出,不远处被她推开的孩童受惊后嚎啕大哭,以及周遭人群的惊呼声……

  她缓缓睁开双眼,揉了揉自己的胳膊,没有痛感。

  “是做梦吗?”

  向白薇打量了一下四周,发现房间狭小简陋,蜡黄的墙上贴着大红喜字,一侧的画报上显示的年份是十五年前。

  这是怎么回事?

  正惊愕时,门被人推开,走进来的男人身材高大、挺拔,俊逸的脸上带着浅浅笑意,双颊也有些微微泛红,该是喝了酒水的缘故。

  姜睢(sui)见向白薇樱唇微张,黑而亮的双眸定定的看着自己,不觉有些口渴,他朝着桌边走过去,想给自己倒杯水喝。

  向白薇这时才终于意识到,她竟然重生了。

  重生回了十五年前,她的新婚之夜,而眼前这人则是她的男人,姜睢。

  想到上一世她和姜睢之间的纠葛,从一开始的甜蜜期待,慢慢变成了对彼此的折磨。

  此时再见姜睢,她竟然生不起丝毫旖旎之感。

  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她设计来的,既然本身就是个错误,重生之后的她便不想再继续下去。

  眼看着姜睢朝床边走来,她想着今天肯定是不能回娘家睡觉了,只能先凑合一晚上,等找着机会再跟他说清楚。

  “薇薇……”姜睢的声音沉稳中带了几丝暗哑,听着很性感。

  如果是前世的话,向白薇早就不顾一切的扑上去了,毕竟姜睢是她想尽办法算计来的所谓真爱。

  但是现在,她却努力忽略掉他看向自己的灼热视线。

  “我身体有些不舒服,你先睡吧,我去外面坐一会儿。”说着话,她便要下炕。

  姜睢眼眸动了动,他有些讶异于向白薇的反应和他所想的不一样,明明把她先送回房间的时候,她可是很迫不及待的。

  “不舒服就别出去了,你睡吧,我出去看看院门关好没有。”姜睢说着,便起身离开了。

  姜睢一走,向白薇顿觉松了口气。

  既然不打算再和他过下去,他们之间就不能发生什么关系。

  胡思乱想着,她很快又沉沉的睡了过去,梦里面纷纷扰扰的都是她和姜睢的纠葛。

  ……

  那年深秋,为了得到姜睢,向白薇听从所谓“好姐妹”柳梅的建议,故意设计了他。

  她在姜睢每天经过的河塘里洗衣服,衣服突然顺水漂走,她伸手去捞衣服时,不小心落了水,而这一幕却正好被姜睢看到。

  姜睢不顾一切的跳下水将她救起,甚至在看到她昏迷后,还给她做了人工呼吸。

  而在当时,姜睢这样的举动,无异于毁了向白薇的名声。

  村里一时间谣四起。

  说当时姜睢将向白薇从河塘里捞起来后,还故意看了她的身子,轻薄了她。

  然后向白薇就以清白被毁为理由,逼着姜睢娶了她为妻。

  只是,向白薇设计嫁给姜睢后的日子过的并不如意。

  虽然姜睢大多数时间里话不多,但也算尊重向白薇,两人也过的还算和睦。

  可惜好景不长。

  两人新婚才一个月,向白薇就在姜睢的教科书里发现了他和柳梅互送的情诗,辞挑逗,不堪入目。

  柳梅是跟姜睢一同来到向家村的青年,在众人眼里,柳梅和姜睢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  出于嫉妒,向白薇一时脑热,冲到学校又吵又闹,还跟柳梅打了一架。

  那件事后,向白薇跟姜睢的关系就降至了冰点。

  之后,无论发生什么,姜睢再也不会解释一句,两人之间的误会就越来越大,再加上柳梅不断搅和,导致向白薇的小作坊被毁,父亲被陷害致死。

  即使后来向白薇怀孕生了孩子,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是越来越疏远。

  直到那天孩子失踪,向白薇疯一样的冲到街上,被突然冲出的车撞倒。

  结果这一撞,直接把她撞回了十八岁!

  ……

  姜睢从外面回来躺下后,就见向白薇好看的眉头紧蹙着,十分难受的模样。

  “薇薇,薇薇!”

  姜睢想将人叫醒,却没想到向白薇不满的嘟囔着,滚进了自己怀里。

  淡淡的女子香味直钻入鼻尖,姜睢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压抑住自己已然升起的欲望,轻轻的拍着向白薇的后背,看她紧锁的眉头慢慢松开。

  这一夜,向白薇睡得很好,睁眼看到姜睢英俊的脸就在自己眼前时,还有些愣神。

  他的睫毛可真长啊!

  向白薇感叹着,却见那睫毛微微颤动了下,缓缓睁开,黑沉的眸子中掩映着的都是她自己的身影。

  她这才惊觉,自己是重生回来的人,并且是要和姜睢划清界限的。

  她想后撤,才发觉自己正像八爪鱼一样紧抱着姜睢,当即脸就红了,快速的收回自己的手脚,人也缩到了炕里头。

  她昨晚应该没做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吧?

  姜睢好笑的看着她的反应,觉得十分有趣。

  向白薇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虽然睡了一觉,可仿佛还有那种死亡来袭的感觉。

  可姜睢只以为她是害羞了,没有多想,自顾自的从炕上下来,走到桌子边,从暖瓶里倒了水,打算端给向白薇喝。

  向白薇的视线一直都在姜睢身上,她好像有些想不起来上辈子结婚当天发生的事情了。

  但依稀记得两人吵了一架,自己哭得十分伤心,可姜睢也没安慰她。

  为什么争吵,向白薇觉得不重要了。

  “你总看着我做什么?”姜睢见向白薇还看着自己,就问道。

  向白薇嘴唇蠕动了几下,“我...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姜睢不太理解向白薇此刻的反应。

  向白薇心里想着,如果上辈子她能早点放手,不设计姜睢娶了自己的话,那她的父亲也就不会惨死,而自己说不准也会找个男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,不用再为了那虚无缥缈的爱情,搭上半生的幸福。

  “姜睢,要不我们离婚吧!”

  离婚?

  向白薇疯了不成,还是他刚才听错了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姜睢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宝贝们,这次是双向奔赴的年代文哦,虽然是架空时代,但文中若出现不符合时代的问题,欢迎提出来,顺便艾特我修改!不可以直接怼我哦!

  希望你们看文愉快!

  洛宝会努力更新!

  s..book5854827085779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八零新婚夜:软娇妻靠空间躺赢了');;